南湖新聞網

淘寶集運香港 > 新聞 > 人才培養 > 正文

【淘寶集運香港】園藝林學學院實驗室公共平台背後的“巾幗女將”

核心提示: 在園藝林學學院實驗室公共平台科學管理、順利運行的背後,有一段“以才引才”的生動故事。

編者按:至天下之治者,在人才。人,永遠是事業發展的第一資源、關鍵要素和最活躍因子,這是古今中外顛撲不破的真理。第十次黨代會總結學校優良辦學傳統之一就是“人才強校”,並將培育新時代“兩鄧一張”式領軍人物列為學校近期六大重點目標之一。肇端於此,學校即將在本學年召開人才工作會議,全面梳理學校人才工作的基本做法、基本思路、基本經驗,查擺弱項短板,凝聚共識,為建設特色鮮明世界一流大學提供人才方案。

南湖新聞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發【淘寶集運香港】系列文章,解剖15只左右的“全球視野、以才引才、以才育才、引育並重,尊重個性、幹事創業”的人才工作“小麻雀”,講述各單位以才引才、以才聚才、引育並重的做法體會,描寫一個個華農人在獅山校園安心生活、匠心育人、潛心治學的成長故事。本期推出園藝林學學院實驗室公共平台背後的“巾幗女將”屈曉璐以及管理團隊的故事。

2020年9月20日的園藝植物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一場開放日活動正在火熱舉行,這是第二屆園藝林學學院公共平台開放日,來自全校近150名師生參加了實驗室大型儀器設備操作和共享平台系統使用培訓,推進平台開放共享與高效服務。

這個集代謝組學平台、植物生物化學平台、細胞生物學平台、生物信息學平台、感官評價平台、採後生物學平台、植物生長平台等七個功能模塊的“大平台”背後還有一段“以才引才”的故事。

擺在面前的最大難題

將時間撥回到2015年前後,當時園藝林學學院通過優勢的學科影響力吸引人才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但很快發現很多新引進的高層次青年人才具備較強的生物學專業背景,對開展園藝學基礎研究有很強的互補性,但對開展科研工作的平台和條件要求很高,要真正發揮他們在園藝學的科研潛力和優勢就必須提供強有力的條件支撐。為了破解這個問題,學院在“十三五”規劃佈局中,將努力提升國家級科研平台的建設放在了學科建設的重要位置。

2017年,平台佈局和平台功能組成已基本成型,但卻只有1名專職人員負責平台綜合管理和品質分析相關設備操作工作,平台功能單一且總體運行效率不高成為當時擺在學院面前最大的難題。“我們要充分認識到平台技術人員的重要性,它遠遠超出了過去‘管鑰匙’的職能,平台是我們科研的重要支撐。”在園藝林學學院院長程運江看來,“工欲善其事”,首先就要“利其器”。

於是,在學校支持下,一則園藝林學學院公共平台中心主任的“人才招募令”發佈了,其基本要求是來自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力的高校或科研機構,有紮實的專業基礎、操作相關設備的嫺熟技能,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高水平學術論文經歷,且綜合能力達到我校生命科學領域教授水平。

究竟會是誰呢?誰又會符合這樣的要求呢?

同行青年科學家之間的惺惺相惜

由於當時國內做平台支撐的人大多沒有專業背景,所以自招募發佈以來,學院發現得到的積極反饋甚微。正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一位在當年引進的教授打開了這個局面,“以才引才” 最終成為延攬人才的成功方式。

2017年5月,英國杜倫大學生物與生物醫學學院博士後王鵬蔚以教授身份引進到華中農業大學,這位從事細胞生物學與基礎園藝生物學研究的“80後”青年科學家,一到學校便“鑽”進實驗室開始了園藝細胞生物學的相關研究。在這個過程中,王鵬蔚發現,他的研究非常需要有細胞生物學平台作為支撐,當學院購買相關儀器設備後,“沒人管”的問題再次突顯。

“我們需要找一個既懂設備,又有科研背景,同時對科學有自己的理解,並且願意做平台支撐的人”,於是王鵬蔚便開始關注身邊人。終於,一個曾經因科研有過接觸的一位“同行”進入到王鵬蔚的腦海,她就是未來平台的“大管家”——屈曉璐博士。

王鵬蔚找到屈曉璐時就提出,當前在華中農業大學有一個做平台支撐的機會,未來發展以技術服務為主。屈曉璐聽説後有些猶豫。從傳統科研實驗室出來的屈曉璐,那時更想從生物學角度出發做與儀器應用開發等方向相關的科學研究。

做技術支撐,還是走學術道路?仔細想了幾天後,屈曉璐覺得既然現在自己在基礎生物學研究方向越做越窄,不如試着換一個“天地”——一個不是從生物學角度出發而是從方法學角度出發的新機遇。同時,細胞生物學在園藝領域基本還是空白,做植物細胞生物學方向研究的屈曉璐敏鋭地感受到在園藝領域做好平台支撐大有可為。於是她又聯繫了王鵬蔚。

當王鵬蔚將屈曉璐引薦給正在為平台中心主任人才招募奔波的程運江時,程運江很滿意。

原來,屈曉璐博士畢業後在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後流動站從事研究工作,並在The Plant Cell、Molecular Plant、 Front. Plant Sci.等發表論文。由於屈曉璐長期從事微絲骨架調控擬南芥花粉管極性生長機制的研究,而此項研究工作又極大依賴細胞學和顯微鏡技術,因此她積累了豐富的儀器設備操作使用經驗。不僅如此,屈曉璐多次給研究生進行顯微鏡相關技能和顯微圖像處理方法培訓,內容涉及顯微鏡成像原理及採圖控制,圖像後續處理及數據挖掘,後期數據展示等方面。自己開設培訓項目《激光共聚焦顯微鏡、轉盤共聚焦顯微鏡原理及使用》《顯微鏡圖像處理及分析》《ImageJ宏編寫》以及不定期的顯微鏡操作指導。而這些,與平台中心主任招募的條件完美契合。

“就是她了!”在程運江心中,屈曉璐博士是最佳人選。

“這樣的學校值得讓我留下”

但是,要想讓一位從未來過華中農業大學的青年科學家認可這個崗位,不是簡單憑興趣就可以的,曲折也在所難免。

其實,在王鵬蔚找到屈曉璐之前,屈曉璐就已經拿到了外省一所高校的offer。得知這個消息後,王鵬蔚立刻與屈曉璐取得聯繫。“因為我們都是同樣研究方向的,從科研角度我基本能明白她的想法,所以我更能理解她關心的方面和顧慮。”王鵬蔚從自己入職的角度將自己對於華農的理解與屈曉璐暢談,並從科研角度為屈曉璐系統分析了來到華農後可能遇到的問題以及應該如何面對。對於華農優勢、未來工作開展、發展空間、平台條件等的問題,王鵬蔚也一一回答。角度獨到又透徹清晰的分析,讓屈曉璐感到非常安心。

與此同時,園藝林學學院邀請屈曉璐來學校做了一場學術報告,也就是因為這次契機,屈曉璐第一次感受到了華農的學術氛圍和文化氛圍,“印象極深”是她的真實感受。“打電話不夠有誠意”,為了讓屈曉璐對平台支撐有更深瞭解,學院還多次邀請她來學校交流座談,校領導姚江林也在學校與屈曉璐面對面暢談長遠發展。

為了留住難得人才,程運江還專程兩次赴北京與屈曉璐和她家人見面交談,這樣的行為也獲得了她家人特別是她丈夫的支持,解決了屈曉璐的後顧之憂。

對比“冷冰冰”的另外那所高校,華農的熱情與關懷讓屈曉璐下定了決心。2018年11月,屈曉璐從清華園來到獅子山。“最終我選擇華農,不僅是有一個廣闊的發展機遇,華農對待人才的真情實意也深深打動了我,這樣的學校值得讓我留下”,屈曉璐和記者深情地説。

“滿足大家的科研需求就是我要做的”

成為平台“大管家”的屈曉璐並沒有“坐等”學院安排任務。在認真瞭解、仔細調研平台的現有框架和具體構成後,屈曉璐開始謀劃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隊伍是做好平台管理的保證,所以屈曉璐首先從隊伍建設開始入手。由於七個平台各有不同,屈曉璐便把專業程度以及保證每個平台都有分管老師作為隊伍組建的原則。在原來平台管理負責人張紅豔老師的基礎上,她將一直協助平台管理的科研助理石春梅老師正式“簽約”至隊伍中。人才選擇需要內外兼顧,屈曉璐和平台新引進的青年教師仲林林在華中師範大學一次學術交流中把具有分析化學相關專業背景的秦玉嬌老師招入了團隊。自此,四位“巾幗女將”成為了平台隊伍的主要成員。

有了好的隊伍,好的制度也需要跟上。2019年2月,以程運江為主任、屈曉璐為常務副主任的首屆平台管理委員會成立,並應運出台《園藝植物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公共平台管理委員會章程》,對平台的組織機構、管理辦法作了詳細闡述。為了不斷提升服務質量、保障平台高效運行,屈曉璐經常與平台管理委員會成員就採購意見、平台規劃、科研需求等方面積極溝通,讓委員會在平台管理上發揮更大的推進作用。

“儀器設備預約好不方便”“打電話預約效率不是很高”……當很多師生提出這樣的問題時,屈曉璐想,信息化管理系統的構建勢在必行。起初,屈曉璐與從事IT行業的愛人商量,準備一起開發一個系統,但由於沒有經驗,加之時間倉促,開發“失敗”了。屈曉璐不氣餒,她通過多方調研瞭解,發現學校農業微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用的一個系統比較符合當前需求,於是她便與系統的開發人員取得聯繫。由於儀器設備有不同的控制方式和預約方式,屈曉璐與開發人員從購買硬件開始,搭框架,設功能,在不斷磨合中終於搭建起符合平台需求的平台信息化管理系統。初期的系統“bug”通常較多,屈曉璐全身心投入到線上測試中,“我當時都快成為‘bug’測試員了”,她笑着説到。現在的系統讓平台更加開放、公平、透明、高效,師生都很滿意。

屈曉璐研究員彙報公共平台運行管理_副本

屈曉璐彙報公共平台運行管理(通訊員 程玉華 攝)

平台的儀器設備比較貴重,當時很多師生都有顧慮,擔心對儀器設備不熟悉導致損壞,很多儀器設備也因此使用頻率不高,“落灰”情況時有發生。為了保證平台高效運行,培訓成為屈曉璐急需要做的事。如何讓培訓效果突出,屈曉璐和團隊將培訓分為三種類型,在定期邀請儀器設備工程師和平台老師舉行大型講座和定期開展5人小規模上機培訓的基礎上,根據臨時使用情況,進行“一對一”輔導。一年多來,每種儀器設備1至2次的大型講座以及數不勝數的小型培訓讓前來使用的師生心中不再“發怵”,平台的儀器設備使用率提高了。

“滿足大家的科研需求是最終目的。”屈曉璐和團隊老師也一直在為這個目標努力。平台管理團隊的“巾幗女將”們都是處於“7*24”待命狀態。一次深夜,一名學生髮短信給屈曉璐説因為夜間平台系統自動斷電,但自己儀器沒關。看到短信後的屈曉璐便立刻跑到實驗室處理,她發現問題已得以解決,原來是石春梅老師也趕來了。沒有正常上下班時間是平台管理團隊的常態,兢兢業業的張紅豔老師,幾乎隨叫隨到的石春梅老師,保持熱心工作的仲林林老師,有豐富檢測和資質認證經驗的秦玉嬌老師,“巾幗女將”們一直付出,從無抱怨,平台的管理與服務因她們而變得有口皆碑。

“平台這個功能單元從無到有到現在的健康發展,與這個團隊分不開”,程運江這樣説。未來,平台建設還將圍繞支撐高水平成果產出,強化對科研和人才培養的支撐能力,提高受眾面和認可度等方面下功夫。同時,設備和條件改善與支撐隊伍建設同步推進,着力打造出一支高素質的技術服務隊伍,建立規範有序的制度體系,形成平台文化。程運江最後和記者説:“崗位高起點謀劃、人才隊伍高素質組建、各項資源高強度支持的三‘高’,是對於此次成功人才引進和培養的深刻啓示。”

代謝組學分平台

代謝組學平台(通訊員 程玉華 攝)

當記者走出園藝植物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大樓時,果樹學博士研究生牟蛟琳通過預約正在使用代謝組學平台的UPLC-Altis MS儀器做着檢測柑橘葉片中重要的次級代謝實驗。她説:“平台預約與收費審核都很透明,實驗數據導出和傳輸也建立了平台,平台使用更加便捷了。”

(本文作者系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記者 徐行 審核人 程運江 趙希慶)

責任編輯:徐行